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世界说】英媒:美国民众对政府控枪前景绝望 少数族裔在生存和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3/08/23 Click:

  【世界说】英媒:美国民众对政府控枪前景绝望 少数族裔在生存和死亡中无奈选择持枪

  中国日报网8月10日电由于美国政府在控枪问题上长期无力改变,使得该国死于枪支暴力的人数逐年增长。尽管对一些更严格的枪支立法得到了社会上的大量支持,但这些提案都没有在美国国会取得重大进展。日前,科罗拉多州计划执行一项新法律,希望将购枪限制年龄提高到21岁,但这项提案被一名联邦法官驳回……这生动地展现了美国的“控枪”现状。

  美国专注枪支新闻的非盈利机构The Trace网站在日前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福克斯新闻的一项数据显示,87%的美国人支持普遍的背景调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研究发现,80%的人支持将购买任何枪支的年龄提高到21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项全美调查发现,76%的美国人支持红旗法……诸如此类的更严格控枪立法的呼声,充斥在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

  英国《卫报》报道截图

  拉丁裔居民:如果不用担心被枪击,永远不会携带枪支!

  据英国《卫报》网站7日报道,住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罗伊斯城32岁的哥伦比亚裔美国人塞萨尔·乌尔塔多(Cesar Hurtado)拉开了一个硬壳箱子,里面是一支定制的AR-15式步枪。乌尔塔多对枪支态度的转变始于2019年8月在美国得州埃尔帕索沃尔玛超市发生枪击惨案,共造成20人死亡26人伤,他认为自己必须接受枪支来保护自己。他说:“对于白人持枪者来说,他们觉得是自己的权利,但对于拉丁裔来说,这是生存和安全问题。”

  据报道,得州几乎是枪支法律宽松和美国枪支销售量最大的州的代名词。乌尔塔多说:“如果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如果他们认为没有合法的威胁,大多数人就不会费心使用枪支。如果我永远不用担心被枪击,我就永远不会携带枪支!”

  由于曾经历哥伦比亚造成约 30 万平民死亡的政治冲突,乌尔塔多的母亲和姐姐对枪支深恶痛绝,他也从未告诉家人自己拥有枪支,更不用说他还定制了一支步枪。他说,他理解母亲对枪支的反对,但他认为在这个仇外情绪高涨的时代,拥有一支枪是必要的。

  得州拉丁裔群体购枪数量猛增近50%

  文章指出,拉丁裔仍然是美国仇恨犯罪的最大目标群体之一。2022年,得州的白人至上主义宣传增加了 61%,让人担心极右极端主义正在美国第二大州加速发展。

  据美国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National Shooting Sports Foundation)的数据,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拉丁裔购买枪支的数量增长了近50%。尽管得州没有拉丁裔持枪者的数据,但有色人种占该州新持枪证持有者的20%。负责统计该州手枪执照的得克萨斯州公共安全部记录了白人、黑人和亚裔持枪者的数量,但不包括拉丁裔或西班牙裔持枪者(该部门按种族而非民族进行记录)。

  此前美国发生的10起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案中,有3起发生在得州,且这些枪击案发生在拉丁裔人口众多的地区。该州也是美国第二大校园枪击案发生地,这促使一些拉丁裔教师接受枪支培训,以保护学生和他们自己。

  文章指出,即使拉丁裔正在利用他们的第二修正案权利,一些人对枪支的态度仍然很矛盾。他们经常要面对使用枪支保护自己时所承担的风险和责任。根据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最近一项研究表明,在全美范围内,非裔和拉丁裔青少年每年在家附近发生持枪杀人案的几率要高于白人同龄人。

  去年,得州成为全美少数几个通过了在不需要许可证的情况下就能公开持枪的法案的州之一,但乌尔塔多表示,他作为拉丁裔男子的身份影响了他自如地携带枪支的能力。据皮尤研究中心 2022 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81% 的拉丁裔移民认为限制持枪比保护枪支权利更重要。但对于在美国出生的拉丁裔来说,这一数字下降到 65%。最支持枪支管制的是那些以西班牙语为主要语言的人,而不是说英语的拉丁裔人,这表明新移民尚未接受美国人的持枪观念。

  少数族裔对持枪感到焦虑和矛盾 担心因种族遭到警察暴行

  35岁的健康保险工作人员保罗·佩雷斯(Paul Perez)是生活在美墨边境的墨西哥裔美国人。由于工作需要接触很多人,促使他在车里的锁箱里藏着一把枪。但他表示,购买枪支的决定是“苦乐参半”的。佩雷斯不确定美国执法部门如何看待他作为一名拉丁裔男子持枪的行为。在美国,平均每年有 200 名拉美裔人被警察打死,拉丁裔比白人“更容易“被警察开枪打死。

  对于佩雷斯来说,拥有枪支本身就充满了焦虑。尽管他认为枪支教育对他的安全至关重要,但仍然担心有一天他可能会被要求使用枪支。每当他朋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新枪照片,并贴上“新玩具”标签时,佩雷斯就会斥责他们:“这不是一个玩具……这是最糟糕的看待它的方式。”他说:“(我们)生活的世界很可怕,”一把枪至少让他觉得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一个通常是不可预测的、计划外的和不公平的情况。

  莱蒂西亚·埃里苏里斯 (Leticia Errisuriz)是周末聚集在边境城市洛斯弗雷斯诺斯射击场的少数拉丁裔教师之一。埃里苏里斯说,她参加射击场的活动动机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学区的儿童。

  (编译:马芮)